Skip to content

广州菲佣、印佣价格,海外女佣中介服务公司,代办签证

菲佣已经成为中国香港的一道风景线

菲佣,就是来自菲律宾的家政服务人员。菲佣有文化、懂英语,素有“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”之美誉。在家政行业中,菲佣可谓是一个世界知名品牌。
菲佣悄然走进江城家庭,不过是近两年的事。据估计,武汉的菲佣目前大约有几十人。菲佣的服务是怎样的?她们在武汉生活得如何?谁在聘请菲佣?记者日前做了一番了解。
“她的手边都是活儿”
感受菲佣的贴心服务
聘请菲佣,在汉从事物流行业的陆先生算是较早吃“螃蟹”的。国庆后的一天,记者来到陆先生位于武昌徐东附近一处高档住宅小区的家,开门的正是一身素净打扮的菲佣苏珊。
苏珊将记者引到客厅,记者刚坐稳,她便递上洁白的湿棉巾,待记者清洁后,随后奉上一杯茶,温度正合适。环顾四周,200多平方米的复式房间,纤尘不染——在记者到来之前,她刚收拾妥当,此时正值上午九点一刻。
苏珊今年42岁,本科学历,从事这一行当已经10多年。在来武汉前,她曾经在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等地做过,算得上经验丰富。
在陆先生家,苏珊的身份是双重的:既是家庭服务员,又是陆先生女儿的英语教师。每月工资为3500元。
从今年3月进入这个家庭以来,苏珊已经养成了自己的一套作息习惯:
早晨6点起床,给陆家人提前准备好洗澡水,并在他们起床前做好早餐。在雇主家人用餐之际,她要开始收拾房间。之后洗衣、熨衣、侍弄花草,去超市购物,准备中餐……“我们已经完全离不开她了。”陆太太笑着说,自从苏珊进入这个家庭,她的心就踏实了。因为菲佣相对稳定,他们往往一干就是一年甚至几年。在这个家里,苏珊干活一般不需要他们开口吩咐,家务活都是苏珊主动去做的,而这点对中国家政服务人员来说很难做到。“她们特别敬业”。陆太太举了个例子,以前的家政服务员擦地板时,只擦看得见的地方,而苏珊擦地板则认真多了,定期还会给地板打蜡。“她的手边都是活儿。”陆先生说,苏珊在家似乎闲不下来,总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默默地劳动着。
在这个家里,苏珊的另一个任务就是照顾陆先生4岁的女儿,用英语跟孩子交流。每天,家务事收拾妥当,苏珊便会带着孩子阅读、看英语原声碟,或是去户外活动,中午再回家准备午餐。
陆先生和太太工作忙,女儿跟苏珊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。如今,陆先生的女儿已经能用简单的英语和菲佣对话了。
每隔一阵子,征得同意后,苏珊便会给记者换掉杯中冷掉的茶水。
小天台上,花草郁郁葱葱,陆先生说这些都是苏珊侍弄的,苏珊会园艺,还会插花。
陆太太说,苏珊初来时不会做中国菜,每每自己炒菜、煲汤时,苏珊就在一旁学习。苏珊悟性高,几次下来,她也能对付一顿中国饭菜,尽管菜做得不尽如人意,但苏珊却让陆先生很欣慰。
离开时,记者吃惊地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苏珊已将记者的鞋擦拭干净、摆放整齐,一抬头,一脸和善的苏珊正笑脸相送。
“请菲佣是种身份象征”
菲佣主顾多为商人
陆先生家的菲佣是从武汉一家雇佣公司请的。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已经有不少菲佣进入了武汉市市民的家中。
据介绍,2005年5月,第一个菲佣悄然走进了江城武汉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当时的首位雇主是一个海归商人家庭。在国外,这家人就曾雇用过菲佣,回国后,由于聘请的中国家政服务人员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,他们便通过各种渠道引进了江城第一个菲佣,至今这家人仍雇请着菲佣。
这些普遍拥有高学历背景的菲佣,来汉之前都是做什么的?该公司负责人说,江城的菲佣来源多样,其中不少是在菲律宾院校一毕业就开始从事家政行业,有的从事这一行之前曾做过教师、服务员、家庭妇女等。一些中年菲佣曾在新加坡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做过多年。
江城雇用菲佣的都是些什么人?据介绍,目前主要是三类人:经商者、高级白领和海归高知家庭,其中经商者占了绝大多数。雇主中不少是大家庭,有的上有老下有小。
菲佣的服务主要包括三类:一是帮助做家务,二是给孩子做英语家教,三是照顾老人。而绝大多数雇主家庭倾向于前两项。“家里请个菲佣,感到身价都不一样了。”陆先生坦言,每当家人携这个皮肤略黑、说着英语的保姆出入家门时,总会引来旁人羡慕的眼神。据了解,在一些沿海城市,雇请菲佣已经成了一种时尚,是身份的象征。
目前,武汉市场上普通保姆月薪在700元左右,而菲佣的月薪则是他们的四五倍。“不得不承认,菲佣的服务专业,且对孩子的早期双语教育起着重要作用。”一位雇主如是说。
“贵是贵,但值得”
聘请菲佣开支不菲
想请个菲佣伺候家人?并不是你想请就能请的!
据介绍,要雇请菲佣,一般需要出具公司注册资产100万元或是一定标准的年收入证明,才能进一步洽谈雇佣之事,此“门槛”主要是为了保障菲佣在华利益所设。
然后是菲佣每个月的薪水。在汉的初级菲佣(学历不高,主要是做家务活),每月最低工资2800元;高级菲佣(拥有本科学历和各种专长)每月工资则在3500元以上。此外,在雇请菲佣时,雇主还要交纳选佣费、领事馆签证费、居留证费、就业许可证费、体检费、公证费、菲佣来汉旅费等费用1万余元。如此一来,在武汉请个菲佣,一年的费用就得5万元以上。
此外,雇主还要为菲佣提供食宿;圣诞节,她们要享受带薪休假……
尽管雇请菲佣的费用令工薪层咋舌,但一些雇主还是表示“很值得”。
陆先生和太太坦言,他们是比较享受生活的人,在苏珊到来之前,他们一直没有间断地雇请着国内的家政服务人员,虽然不少人手脚麻利,但在处理一些有着“知识含量”的细节性问题时,总是会令人提心吊胆。
陆先生说,有一次,一个钟点工将妻子一件3000多元的毛衫用洗衣机洗了,而洗涤标志上标明了不能机洗,家政服务员却看不懂。另外,他们雇请的大多数家政服务员不会正确地熨衣物,不会合理地将物品分类整理。菲佣苏珊进门后,这样的烦恼就少多了。
最令陆太太津津乐道的还是另一件事。
“一天上班时,我接到苏珊的电话,说是她洗衣服时从我先生的口袋里搜出了1000元现金,她放在电话机旁了。我问先生,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。”
陆先生还告诉记者,苏珊是24小时陪着女儿,跟女儿用英文交流,创设了良好的语言环境,几个月下来,女儿已经能和苏珊进行日常沟通了,有时还能担任父母和苏珊之间的简单翻译。
陆先生算过一笔账,在外请个外教一对一地教孩子,一个小时收费为100多元,而请个菲佣不光能做家务,还能教孩子英语,相比之下“请菲佣真的很划算”!而且,苏珊的到来,也让陆先生和妻子重新拾起英语,几个月下来英语还真有长进哩!
长久以来,菲律宾就向世界各地输送高品质的“家政服务”人员,目前已经树立起了自己的独特品牌,一般非“家政专业”毕业的菲佣在其国内都要接受大约两年的“家政服务”培训,培养出来的家政服务人员不仅会理家,而且有文化、懂英语、领悟力强。
该负责人说,他曾向上海输出过一个研究生学历的菲佣,这名菲佣懂教育、会钢琴、会驾驶,出国前曾做过教师,这样高端的服务人员对帮助雇主辅导孩子学习有着较大的优势,目前该名菲佣的月薪为6500元,仍有人欲“挖墙脚”。
“菲佣的脾气大多温和,不会给脸色主人看,不会带着情绪去工作,而最重要的是,菲佣做家政非常专业。”中介公司的负责人举了个例子说,最基本的,同样是洗衣服,菲佣除了习惯分类洗外,还会叠熨整齐;另外,她们还会了解外籍及本土的风俗习惯,能运用电脑收发邮件、建立文档,掌握普通的家用电器、园艺等技能。这也是菲佣在一些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备受追捧的缘由。
“不会做中国菜,沟通有点难”
菲佣在汉也会“水土不服”
菲佣的家政服务相当专业,但美中不足的是,大部分菲佣不太会做中国菜,再则一些雇主英语水平有限,而菲佣不会讲中文,这也使得沟通不顺畅,而这也是少数菲佣被雇主退回的主要原因。菲佣进入江城两年多,已有三个退回案例。
近日,家住武昌江滩的郑女士不得已向公司退回了菲佣。“她做起家务没得挑剔,就是不会做中国菜。”郑女士说,菲佣不会炒菜、煨汤,西餐偶尔吃还行,顿顿吃西餐,家人就受不了了。如此一来,家里还得再请上一个中国家政服务人员,负责做中餐和晚餐。
郑女士算了笔账,每个月菲佣加上钟点工费用,就得支出4000余元。思来想去,郑女士决定退回菲佣,再请上一个中国保姆。
汉口冯女士的丈夫长年驻外经商,去年家里请了一名菲佣,主要任务是做家务和带孩子。由于语言不通,家里经常出现雇佣双方打着手势交流的现象。
暑假时,冯女士要菲佣带着孩子去游泳,但菲佣怎么也不肯去,她跟冯女士比划了半天,冯女士还是一头雾水,双方就这样僵住了。冯女士气愤地向雇佣公司投诉,等公司工作人员赶到冯家,一交流才得知菲佣来例假了。之后,冯女士和菲佣开始借助字典交流,但沟通的不畅还是令她们深受困扰,最终冯女士选择退回菲佣。
今年年初,一对老夫妻将儿子给他们请的菲佣退了回来。两位老人长期生活在农村,儿子在城市出息了,有了自己的家业,孝顺的儿子将两老接到武汉,买了大房子,雇了菲佣来伺候,想让老人享享清福。但老人们一句英语也不懂,偌大的房子里,老人和菲佣一天到晚一句话也说不上。
在得知儿子每月还要向菲佣支付如此高昂的工资后,苦惯了的两老硬是逼着儿子退回了菲佣。
“我想在武汉长期工作”
江城菲佣会越来越多
国庆前,记者走进一家雇佣公司时,一名身材苗条、皮肤略黑的女孩正在公司里忙前忙
后地收拾着。据介绍,这个女孩正是一名菲佣,名叫艾米。这两天,她的雇主外出有事,将她暂时送回雇佣公司。
艾米很勤快,这些天,没有人吩咐她做事,但显然她已经闲不下来了。待一切收拾妥当,略微腼腆的艾米含着笑坐到了记者跟前。
艾米23岁,今年3月从菲律宾的小镇来到武汉,之前她在国内做过超市服务员。艾米家中兄弟姐妹7人,她排行老小,学的是家政专业。
和许多菲佣一样,艾米出国做菲佣,看重的也是较高的报酬。艾米说,在菲律宾国内,想得到一份月收入人民币500元的活都不容易,而只要出国做家政,每月就能拿到高出国内五六倍的高工资。家境贫寒的艾米选择了吃这碗饭。
每月,艾米一拿到工资就会让公司工作人员帮她兑换成美元,然后再寄回国。这笔钱能让她的父母过得很好。“我喜欢武汉,想在这里长期做下去。”艾米说。
菲律宾人大多信教,所以按照国际惯例,雇主每周要给她们放一天假,好让她们去教堂做礼拜。每个周日,在汉菲佣们都会约着一起去做礼拜,之后结伴逛街、购物。有时她们兴致来了,会找到一处空地,旁若无人地载歌载舞。
中午,菲佣们往往找些小摊点,一人要上一碗素面凑合一顿。
街道口劝业场一名卖服装的老板告诉记者,周末时,总能看到一群皮肤较黑的“疯丫头”来逛街。她们特爱压价,买的时候很少,她只记得一个女孩在她的店里买过一件12元钱的T恤衫。
节约也是菲佣们的一种习惯。
出门在外,菲佣们有着各种苦楚:乡愁时时困扰着他们,有的家中有父母、丈夫,有的还有年幼的孩子。想家了,舍不得长途电话费,她们就一周一次往家里寄信。
湖北省家政服务协会一位负责人称,中国已经加入了WTO,国际化的进程日渐加快,国人以及来华投资经商的境外人士,对高素质家政服务的需求将迅速增加,这势必会导致越来越多的“洋打工”走入国门。到那时,菲佣等外籍服务人员也将与我们越走越近。

 

英文水平高
菲佣大多受良好教育
拥有流畅的英语能力

敬业认命
菲佣有较高职业素养
知道自己的社会位置

有责任心
菲佣有很强的责任心
能够做好安排的工作

经验丰富
菲佣都经过正规培训
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

道德感强
菲佣大都信奉天主教
忌晦婚姻之外的儿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