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广州菲佣、印佣价格,海外女佣中介服务公司,代办签证

广州菲佣的孤独生活,奢望的爱情

25万菲佣已经成为港人生活必不可少的“宝物”了。周日的香港中环皇后广场是菲佣们欢乐的海洋。拆开纸箱往地上一铺,上千名菲佣席地而坐,游戏、聚餐、上网、聊天,旁若无人的快乐感染路人。
 
      而在深圳,身处异国他乡的她们常感孤独,她们也有自己的圈子,只是很少有这样户外大规模的聚会。她们常常几个人合租一间农民房,休息时聚集于此,更重要的是,出租屋里有可以上网的电脑,她们可以和家人视频聊天。由于情感的需要,周日成了她们共同的节日,或者去广场拍照,或者一起逛街,以过眼瘾的方式来消费这座城市不属于她们的繁华,或者就在出租屋里唱歌跳舞。一向视工作为首要的她们,一般只会为一件事情请假,那就是同伴的生日聚会。
 
      周日晚上,告别同伴回到雇主家,Amy都会觉得特别孤独,说到这里,她低下头玩着手机。看得出来手机是经常使用,因为按键已经磨损得很厉害,按键都看不清数字,连普通的照相功能都没有。每个月她会将3000元存下来寄回菲律宾,剩下的钱大部分用来支付电话费。她会跟家人津津有味地说起深圳的新鲜事和特别的人,家里人则高兴地告诉她买了这个、买了那个,生活越来越好;在异乡遇到不开心的事,她一般不会跟家里人说起,因为隔得实在太远。
 
      程小姐说,90%以上外出打工的菲佣都已经结婚生子,她们一般2-3年才回家一趟。因为她们没有工作签证,回去就要冒着持旅游签证无法回来的风险,以及高额的往返路费。电话成为菲佣们寄托情感的重要载体,因此她们宁愿与家人煲着跨国电话粥,也不舍得买一部稍微好一点的手机,因为手机对她们而言功能只有一个:和家里人说说话。
 
奢望的爱情
 
      菲佣的年龄多在30-40岁,已婚者占了九成以上。夫妻常年聚少离多,她们对男女情感也有特殊的渴望。
 
      现年25岁的菲佣lisa经雇主介绍,去年嫁给一个在东莞开饰品工厂的中国人,目前她以中国太太的身份跟先生生活在东莞,生活富足而安稳,没有了因打“黑工”带来的风险。她的故事在深圳的菲佣圈子里传得颇盛,大家很是羡慕。程小姐说,这位姑娘原本在她公司工作,“身材苗条,五官精致,性格开朗”,让人一眼看上就会喜欢。
 
      程小姐说,因为语言壁垒,如lisa一般在中国收获爱情的菲佣凤毛麟角。一部分已婚菲佣私底下则与在深打工的黑人或者印度人成为“男女朋友”,甚至还有菲佣因此怀孕,在中介和雇主的帮助下到医院做人流。不过他们这种关系,“与其说是爱情,不如说是在异乡互相慰藉”。

 

英文水平高
菲佣大多受良好教育
拥有流畅的英语能力

敬业认命
菲佣有较高职业素养
知道自己的社会位置

有责任心
菲佣有很强的责任心
能够做好安排的工作

经验丰富
菲佣都经过正规培训
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

道德感强
菲佣大都信奉天主教
忌晦婚姻之外的儿戏